快讯:近端次新走强 中科软快速拉升封板

记者 郑菁菁 

陈建华说,今年1月7日广州空气质量指数超过200的时候,他承诺如果空气指数再突破200,他将带头坐公交出行。“看来现在不需要了。我在这里还可以很负责任地说,待各项措施逐步到位后,广州的空气质量将会越来越好,值得广州人自豪。”宋祖儿被摘假睫毛

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语出于《山海经》:“巴蛇食象,三岁而出其骨。”巴蛇食象,谁也不曾见过。但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,有一种“蛇吞象现象”,即小官巨腐,却时时可见。 “小蛇”的腐败能量,大大超出公众的想象和认知范围。那些科级(或以下)干部,官卑职小,权也不大,在许多人眼里,甚至连“苍蝇”都算不上。他们何以能把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钱财,捞进自己的口袋? 因为权力缺少了监督。权力一旦缺少监督,不大的权力照样能造就绝对的腐败。一旦有机可乘,小官即可成巨腐。密云县某镇副镇长杨某,身兼财政科长,手握招商引资及向相关企业支付返税款的“大权”,因缺乏制度约束,他便利用职务便利,在向房地产公司等单位支付返税款过程中,轻易地贪污了1000余万元。 权力影响有时并不简单与行政级别成正比。这些小官因为接近基层,寻租起来非常方便。比起那些从国家拿钱的“大老虎”,他们从老百姓口袋里直接拿钱,相对更加方便,他们给民生带来的痛感更加直接。在某些经济落后的地区,由于交通欠发达,文化长期停滞发展,群众维护自身权益的法律和民主意识欠缺。也许是因为天高皇帝远,又或许是担心受到打击报复,职级不高的科长们的腐败虽然已昭然可见,百姓只能在背后发发牢骚。 很多小官都和上级领导结成“政绩共同体”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比如,此次中央巡视组提及征地拆迁问题较多,而在这个领域长期呈现“前腐后继”现象,就是因为征地拆迁与“政绩形象”的关联度最大,油水也最大,可以上下联动。加之当前征地拆迁制度并不完善,各地赔偿标准不一,问责机制不到位,“小蛇”很方便地游走在其间。在政绩和利益双重驱动之下,很多小官和上级领导抱成一团,形成巨腐。一些地方的基层干部甚至与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形成利益共同体,形成一张群众无法冲破的黑暗势力之网。这样就使“蛇吞象现象”长期存在。 请善良的人们注意:还有多少“小蛇”游走在我们的脚下,正在吐出红红的毒舌。我们且睁大眼睛,仔细寻找,挖将出来,打其七寸,除恶务尽。(吴兴人)松本零士疑中风

【政府】2011年3月,统一党和工党组成联合政府。联合政府15名内阁成员中,统一党10名,工党5名。统一党领袖恩达·肯尼(Enda Kenny)任总理,工党领袖埃蒙·吉尔摩(Eamon Gilmore)任副总理兼外交贸易部长。其他成员包括:财政部长迈克尔·努南(Michael Noonan,统一党),教育和技能部长罗里·奎因(Ruairi Quinn,工党),公共支出和改革部长布伦丹·豪林(Brendan Howlin,工党),就业、企业和创新部长理查德·布鲁顿(Richard Bruton,统一党),社会保障部长琼·伯顿(Joan Burton,工党),艺术、遗产和爱尔兰语事务部长吉米·迪尼汉(Jimmy Deenihan,统一党),通讯、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长帕特·拉比特(Pat Rabbitte,工党),环境、社区和地方事务部长菲尔·霍根(Phil Hogan,统一党),司法、平等和国防部长艾伦·沙特(Alan shatter,统一党),农业、海洋和食品部长西蒙·科文尼(Simon Coveney,统一党),儿童和青年事务部长弗朗西斯·菲茨杰拉德(Frances Fitzgerald,统一党),卫生部长詹姆斯·赖利(James Reilly,统一党),交通、旅游和体育部长利奥·沃尔德卡(Leo Varadkar,统一党)。国足接受里皮辞职

广东市场经济起步早,问题也相对出现较早,反腐倡廉建设面临的情况更复杂、挑战更严峻。我们早发现早治理早改革早探索,不仅促进相关问题的解决,也能为全国提供经验和借鉴。一岛国麻疹致6死

程维高2003年被开除党籍、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。早在1993年,刘善祥就发现了程维高秘书李真的贪腐线索。立案查处时,刘与程维高发生冲突,结果被安排“病休”,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。谁有望接替安倍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